对患有髋关节撞击综合征(FAIS)运动员进行髋关节镜手术

author

Lasse Ishoi

Physiotherapist Copenhagen, Denmark.

首先让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髋关节镜手术是一张让患髋关节撞击综合症运动员回到伤前运动水平和最佳表现的单程票吗?

我们最近在美国运动医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年龄在18-30岁髋关节撞击征的运动员在髋关节镜手术之后的重返运动和运动表现:一篇189名运动员的横断面队列研究”的论文”[1]。今天这篇小短文为这一重大发现的总结。

最近,在沃里克协议(Wariwick agreement)中,根据髋关节撞击综合征的凸轮撞击(cam)和钳夹撞击型(princer)两种形态,髋关节撞击综合症被定义为髋关节运动相关的障碍[2]。髋关节撞击综合征的患者常出现长期腹股沟疼痛,对它的管理最常见的是进行手术治疗[3],特别是使用关节镜手术。

image

虽然数篇论文显示髋关节镜手术能改善髋关节撞击后髋关节功能,但是最近由Kristian Thorborg等[4]发表的篇文章中表示,对进行手术后1年的病人进行随访,同时用哥本哈根髋腹股沟结果评分量表(Copenhagen Hip and Groin Outcome Score,HAGOS)对患者的髋关节和腹股沟的功能(包括专业和非专业的能力)进行测量,结果大多数的患者都没有达到正常参考值。尽管有上述研究,一些系统综述仍表明有髋关节撞击征运动员在髋关节镜手术后重回赛场的比率高达74%-95%。

然而,这些系统综述可靠性有待探究,这是因为这些研究中伴随着一些局限性,如:(1)重返运动的定义不清。(2)这些研究中所涉及到的研究中心拥有大量的髋关节镜手术患者,同时手术都由一名世界著名的外科医生执行。其次,运动表现是运动员最重要的参数,但往往却很少被用来测量。
 
因此,我们设计了一项研究,旨在探讨髋关节撞击综合征运动员,在进行髋关节镜手术后,重返运动时达到损伤前水平的比率以及相关运动表现。为了克服以前的局限性(重返运动的定义不清楚;执行手术的外科医生单一,我们做出了以下几点说明:(1)我们将回归运动定义为“重返运动时达到受伤前的运动水平”,并且结合一项最近发表的回归运动的共识[5]来评估运动表现。(2)我们通过一个全国性的注册表,筛选了丹麦11个中心的189名运动员 [6]。
 
所有运动员手术时的年龄在18-30岁之间(平均23岁),接受髋关节镜手术的时间在6个月前至6年前。通过一个重返运动问卷自我评估表来进行数据收集。这个问卷包含对运动员损伤前和现在的运动水平的问题。如果一个运动员表明自己在重返运动时自己已经达到了伤的水平,接下来会进行相关自我运动表现评估,包括(1)拥有最优运动表现,同时完整参与运动(2)运动表现下降,但完整的运动参与,(3)运动表现下降,同时运动参与受限[5]。

image

本研究的主要发现是189名运动员中有108名(57.1%)在随访时(平均随访时间:33个月)正在进行伤前水平的运动。

image

此外,在拥有伤前能力并参加伤前运动的108名运动员中,有32名(29%)运动员报告了最佳的运动表现,然而发现几乎有一半的运动员存在运动表现下降和参与受限,即不能参加全部的运动。(如:比赛或高速跑步)。

image

同样,没有观察到运动表现与运动类型或运动水平之间的联系。这表明在不同运动或不同水平(业余或精英)的运动员中达到最佳表现的比率相似。然而,关于后续的时间方面,我们观察到,12名运动员中,只有1名运动员(8%)在术后0.5-1年进行评估时出现最优表现。——这表明,即使有些运动员可能手术后很快就重返运动, 对于在伤后第一年就达到最优表现的几率很小。

大多数(>90%)运动员表示自己重返运动却没有恢复到损伤前水平或最佳成绩,是由于持续的髋部以及腹股沟疼痛造成的。

这些发现与以往髋关节镜术后重返运动的发现不同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我们对重返运动的定义较为严格和明确。Tobias Worner [7]最近的另一项研究使用了与我们本研究类似的重返运动”定义,结果几乎相同(如下图所示)。从图中还可以明显看出,重返运动的定义显然会影响比赛结果。

image

总之,我们的研究显示,尽管大部分的运动员回到某种形式的运动,表明自己重返运动时已达到伤前水平的运动员有57%,其中只有1/3的运动员(对应总数的17%人群)回到最佳运动表现[1]。

因此,髋关节镜的可能不会成为重回运动的单程票[8]。

关于作者

author

Lasse Ishoi

Physiotherapist Copenhagen, Denmark.

Lasse is a physiotherapist and PhD student at Sports Orthopedic Research Center – Copenhagen (SORC-C), the Department of Orthopedic Surgery and Copenhagen University Hospital in Amager-Hvidovre, Denmark.

参考文献

[1]. Ishoi L, Thorborg K, Kraemer O,Holmich P. Return to Sport and Performance After Hip Arthroscopy forFemoroacetabular Impingement in 18- to 30-Year-Old Athletes: A Cross-sectionalCohort Study of 189 Athletes. Am J Sports Med. 2018:363546518789070.

[2]. Griffin DR, Dickenson EJ, O’Donnell J,Agricola R, Awan T, Beck M, et al. The Warwick Agreement on femoroacetabularimpingement syndrome (FAI syndrome): an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statement. Br JSports Med. 2016;50(19):1169-76.

[3]. De Sa D, Holmich P, Phillips M, HeavenS, Simunovic N, Philippon MJ, et al. Athletic groin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of surgical diagnoses, investigations and treatment. Br J Sports Med.2016;50(19):1181-6.

[4]. Thorborg K, Kraemer O, Madsen AD,Holmich P.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Within the First Year After HipArthroscopy and Rehabilitation for Femoroacetabular Impingement and/or LabralInjur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Getting Better and Getting Back to Normal. Am JSports Med. 2018:363546518786971.

[5]. Ardern CL, Glasgow P, Schneiders A,Witvrouw E, Clarsen B, Cools A, et al. 2016 Consensus statement on return tosport from the First World Congress in Sports Physical Therapy, Bern. Br JSports Med. 2016;50(14):853-64.

[6]. Mygind-Klavsen B, Gronbech Nielsen T,Maagaard N, Kraemer O, Holmich P, Winge S, et al. Danish Hip ArthroscopyRegistry: an epidemiologic and perioperative description of the first 2000procedures. J Hip Preserv Surg. 2016;3(2):138-45.

[7]. Worner T, Thorborg K, Stalman A,Webster KE, Momatz Olsson H, Eek F. High or low return to sport rates followinghip arthroscopy is a matter of definition? Br J Sports Med. 2018.

[8]. Kane P, Philippon MJ. EditorialCommentary: Put Me in Coach! Hip Arthroscopy Gets Patients Back in the Game.Arthroscopy. 2017;33(4):756-7.

我的评级

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建议或某些相关研究的链接,请在下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