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正性训练:究竟纠正了什么

author

Ben Cormack

Musculoskeletal Therapist United Kingdom

如今很多人都在鼓吹“纠正性运训练”的各种好处。每当我听到“纠正性运训练”这个词时,尤其是当其经常被吹捧为能够高效减轻或消除疼痛和防止受伤时,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到底纠正的是什么?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在运动、姿势、疼痛、肌肉激活等方面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有一点结论是明确的,那就是与佩戴矫正器具不同,目前并无太多定义明确的训练,可以被用来进行“纠正”。

若要对患者采取所谓的“纠正”策略,你必须有“正确”的客观证据,和能够证明你将进行的治疗能够将患者的“偏差”拉回正轨。

在“纠正性训练”领域,有一个基础概念是我们需要“良好”的姿势和“平衡”的肌肉。但我又很少看到对这些所谓“不良姿势”或“不平衡”实际上如何导致急性或慢性疼痛和所涉及机制的充分解释。这往往就成了忽略证据地一味制造恐惧。

我不知道有哪些被广泛认可的“正确姿势”能帮助我们鉴别“不良姿势”,从而进行“纠正”。

治疗师们似乎很容易被关于“纠正”和“中立位”一类的复杂解剖学理论所蛊惑,而没有着眼于现有的实际证据支持。或许,我们应该重新审视那些将疼痛和疾病归因于身体的某些“偏差”的观点了。

在寻找任何证据之前,我们都该先真正看一看观点是否具备基本的科学合理性。

基础科学

源自特定组织(例如肌肉)的疼痛过程的一部分是通过刺激组织中包含的伤害感受器而发生的。伤害感受器是感受有害刺激或更明显地置于危险之中的感受器!他们对这种刺激进行编码,然后通过脊髓将该信息传递给大脑。然后,大脑决定它所接收的信息是否足以成为疼痛的体验或输出。我们必须意识到,来自组织的信息本身可能不足以转化为对疼痛的感知。

一些伤害感受器可能是多峰的,这意味着它们感觉到可能对组织造成威胁的机械,化学和热刺激,有些只是感知到单一的刺激,有些发送信息快,有些则相对较慢。

人体的伤害感受器普遍具有较高的阈值,这意味着使它们向大脑发送信号所需的刺激需要相当高。这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如果一个人伤害感受器阈值很低,那么稍微受到一点刺激,身体就会出现剧烈的应激反应,其生活就会变得比较痛苦。

这些敏感性水平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可能会在持续疼痛的人们以及组织状态发生变化(例如在发炎期间及相应发生的化学级联反应)中看到这种情况。

如果是处于正常组织状态的人,大多数“不良”姿势所致“偏差”对组织产生的机械刺激实际上非常低,更多影响身体姿态而不是运动能力。通常情况是,机械刺激达不到激活受体所需的水平。(受体的作用是感知高刺激,然后将其传回大脑产生某些反映)

当然,如果假设长时间的低水平机械刺激可能会引起疼痛,那就需要进行研究以验证持续的低水平机械刺激能否激活高阈值受体。

另一个理论是,长期不良姿势会导致慢性组织损伤,进而引起伤害感受如疼痛。但这似乎也不成立—— 如果组织的磨损与疼痛关系如此紧密,又何来众多的无症状组织损伤患者呢?

一项对脊柱成像的研究[1]估计,30岁人群中无症状的椎间盘退变的患病率为52%,到了50岁患病率则上升到80%。组织出现磨损和退变与白发、脱发或皱纹一样自然,只不过出现在身体内部。人们有时意识不到这是一种威胁,只因它不像一个反光的头顶那么直观。

有多少人被认为存在“不良姿势”,却从未出现任何疼痛?我打赌你认识的人中一定有不少是这样的。正如前文所说,许多组织层面的微细损伤和退变不足以让身体感受到疼痛。

image

人体有很强的适应能力

组织在适应增加的负荷方面很神奇。事实上,如果你去健身房,要求自己的肢体不断适应增加的负重,这些负荷通常比你的某些不良姿势带来的影响大得多,而且关节范围也更极端。

image

如果肌肉因为你的某些不良姿势“被过劳”,这些疲劳也确有可能会成为疼痛的来源。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肌肉会逐渐适应所需的耐力水平。这甚至有点像马拉松的训练。

也有观点认为,神经会自主对肌纤维进行交替募集,以尽量避免人体疲劳。

人类的生物系统具有极强的适应和自我修复的能力。我们在解剖学和功能上都有很大的容忍度和变化。纠正 “的模式似乎假定了一种内在的脆弱性,认为最微小的偏差就会导致重大的问题。有证据表明,很多有持续疼痛的人与没有疼痛的人的姿势并无不同。

有研究发现,有和没有颈部疼痛的人的颈椎姿势几乎没有区别[2]。一项关于腰背脊柱侧弯的研究中,腰痛患者的腰椎前凸程度与无腰痛人群没有差异[3]。

另外,我还整理了一些有关姿势和疼痛的证据,链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2589669/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行深入阅读。

有人认为,姿势不佳引起的另一种疼痛原因是持续的组织压力和随后的炎症。不过,我尚未看到验证“不良”姿势会导致组织发炎,从而导致疼痛的确凿证据。
(如果您手边有相关文章,欢迎与我们分享)

如果姿势偏差引起发炎并改变组织的化学状态,那么我们会发现“不良”姿势和疼痛的人之间存在更一致的相关性吗?长期低水平机械刺激是否足以引发炎症反应?

从Dye制作的出色“组织动态平衡”模型[4]可知,刺激必须足够大,超过正常的可承受负荷区域,并进入超生理负荷区域,破坏了人体正常的生理过程,才能够引起相应的炎症反应。我认为日常活动中如此剧烈的刺激并不常见。

当然,长期固定某个姿势肯定会增加神经张力和长时间的迫使肌肉长时间收缩,因此施加到神经上的力会对人体感觉产生负面影响。

这可能会影响到神经内的血流——神经对氧气的减少特别敏感,并由此导致的缺血与相关的低组织PH值(酸中毒),可以从减少的血流中发生。敏感的神经可能会被触发,通过更多的正常力量施加到神经,而不是通常更高的力量需要触发危险信号。

这实际上可能发生在我们长时间采取的任何姿势上。这可能是一个弯腰驼背的姿势,也可能是我们通常看来“良好、健康”的姿势。

根本问题出在姿势的长时间固定,不是我们实际在什么姿势。与其说是姿势错误,不如说是缺乏运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坐久了之后,经常需要站起来活动一下。如果感到僵硬和烦躁,站起来稍微活动一下,问题通常就能极大缓解。

任何肢体运动都可能有帮助,而不需要对任何东西进行“纠正”。

肌肉失衡?

我经常听到的不良姿势的原因之一是“肌肉不平衡”,一个肌肉比另一个关节周围的肌肉强壮,把它从“正确”的位置“拉偏了”。

干嘛,拔河吗?

image

我曾思考过,如果在只需要小比例收缩力的情况下,这种力量的差异还会很明显吗?

在维持姿势的低水平等距收缩过程中,假设我们使用的是4-7%的MVC(最大自愿收缩),肌肉力量的差异其实并不明显。(The Ergonomics of working postures P142, Corlett E et al 1985)

也许只有在力量差异的临界点以上,才会有一块肌肉真正 “赢得 “战斗。在较低水平的需求下,它们只是简单地相互平衡。那么,如果当只需要很低水平的MVC来保持姿势时,通常所说的“力量失衡”其实不会导致姿势改变。

我们的姿势还受到许多不同系统的影响,比如视觉和前庭系统,而不仅仅是关节周围两块对立的肌肉(在许多肌肉中)的强度或长度——只看两块肌肉是对姿势过于简单、片面的看法。

面对病人时,我们经常希望能够“纠正”某些肌肉的激活模式,以改善症状(比如慢性背痛)。但是,没有真正的证据表明它们首先应该如何激活才是“正确/标准”的。

有两篇研究报告显示腹部肌肉的激活和功能与背痛的好转关系不大[5]。也许肌肉电信号释放的改变只是背痛的结果,而不是背痛的原因,因此与解决疼痛无关。

心理影响

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对患者心理上的影响。

告诉患者他们有“不平衡”需要“纠正”,会对其造成怎样的心理压力和恐惧?会不会使其变得更加脆弱、甚至导致一定程度的崩溃?

这样的诊断和思路很可能产生反安慰剂效应,与安慰剂相反,本质上它可能使事情变得更糟。特别是如果一开始没有问题,这样的处理反而创造了一个问题。

关于作者

author

Ben Cormack

Musculoskeletal Therapist United Kingdom

Ben Cormack owns and runs Cor-Kinetic. He is a musculoskeletal therapist with a clinical background in sports therapy, rehabilitation, pain science & exercise stretching back 15 years. He specialises in a movement & exercise based approach with a strong education component and patient centred focus. Ben is a popular international presenter who has delivered conferences presentations and courses all over the world.

参考文献

  1.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430861/
  2. https://cor-kinetic.com/corrective-exercise-what-are-we-correcting/%20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213543/
  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2589669/
  4.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5995427/
  5.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2270245/

我的评级

网络评级

评论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建议或某些相关研究的链接,请在下面分享!